报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四十四章 王子犯法,与民同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京城来使的突然抵达,对于老咸鱼来说,可以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但也可以说是往心里正火热的他身上浇了一盆凉水。他在张寿身上下的功夫还没做足,沧州诸多武门的态度还来不及打探,甚至还没来得及从小和尚观涛那儿把那些种地的知识点都补上!

  这要是被人发现破绽该怎么办?

  他亲眼看见,那辆京城来的马车直接停在长芦县衙大堂前,紧跟着,那个从头到脚都笼罩在一袭黑斗篷中的人就被朱廷芳亲自接了进去,旋即就连朱莹也闷闷不乐地被人从大堂中“撵”了出来,而后才是张寿和朱二赶了过去。

  他倒是想打听一下情况,奈何这位大小姐又不是朱二那样好骗,他别说什么都问不出来,还挨了两句揶揄。而想要靠近时,大堂前护卫环列,他根本找不到窥探的机会,而最重要的是,当他悻悻回转打算想个办法的时候,却发现……

  阿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在他身后七八步远处跟着,他就算想溜之大吉都不行,就更别提做其他的了。

  好在心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面上却犹自保持镇定的老咸鱼,很快就不用纠结了。因为原本一直吊在他后面的阿六突然听到了什么动静,径直翻墙而走。可还不等他生出什么念头,人却又翻墙回来,打量了他一眼,随即淡淡地说:“钦使要见你。”

  尽管一向自诩为胆大心细,但此时听到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老咸鱼还是忍不住紧张。

  官面上的人物他见得不多——想当年资助他们出海去找人的那位,便是举手投足官威十足,而后来如长芦县令许澄等等,也是即便远看就官架子端得高高的,相比之下,朱廷芳这个看似冷峻威严的明威将军反而要显得平易近人一些。

  因为朱廷芳至少不会让人觉得,他对你不屑一顾,认为小指头一摁,就能把你这只虫子捏死,而且,朱廷芳的威风和杀气,全都是冲着罪犯去的,对一般人反倒态度平和……当然,张寿就更不一样了,站在人面前他只觉得那是个邻家少年,从来没觉得对方有什么官威。

  而朱二朱莹张琛这些人,各有各的傲气,却也不至于在他这样的人面前摆威风。

  想着想着,老咸鱼已经不知不觉跟着阿六来到了大堂之外。跨过门槛的时候,他心中仍然有些忐忑,可当看到那个犹如众星捧月似的被人围在当中的老人,他只觉得到了嗓子眼的心,一下子就落回了原地。

  只不过,当对方开口时,他很快就又紧张了。

  “你认得我?”葛雍的问话,突兀而又直接,而且,不等老咸鱼解释,他就笑眯眯地说,“你不用绞尽脑汁去想怎么糊弄我,我老人家活了大半辈子,眼力好得很,我一看你那表情就知道,你认出了我来。”

  “是,小人从前确实见过葛太师。”老咸鱼见遮掩不过去,索性爽快承认,“但因为时间太久,只是远远看到您一次,其实并不是很确定,只因为看到朱将军张博士他们对您的态度格外不同,小人斗胆猜一猜,也就猜出来了。毕竟,少有人到老时,还能如您这般洒脱不羁。”

  “说我的好话也没用,老人家我这次好歹是钦使。”

  葛雍嘿然一笑,这才慢悠悠地说:“你也不用一口一个小人,听着恭敬,实际上却藏着提防和疏远。你的事情,张寿已经大概都对我说了……”

  听到这话,老咸鱼才真正差点没惊得跳起来。张寿不会真就这么直截了当地把海外夷人之类的事情说出来吧?这儿还有朱廷芳和朱二兄弟呢!

  要不是因为前者心思深沉,后者没心没肺,他怎么会请朱莹帮他保密?

  而葛雍仿佛没看破老咸鱼那强作镇定的表情,一撑扶手离座而起:“好了,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认得我的,既然你和行宫里那个冼云河是舅甥,那就跟着我一块走一趟。张寿,你带上阿六,朱大郎朱二郎你们留下看着点小莹莹,别让她又跟在后头乱跑。”

  当老咸鱼忐忑不安地跟着葛雍和张寿师生出了县衙,上了葛雍那辆马车,他方才一时呆住了。朱莹那辆曾经带去藏海下院的马车,他找到一个机会掀开车帘偷窥过一次,只觉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豪奢异常,可如今登这辆车,他方才发现自己之前还是见识太少。

  雪白绒毯铺地,厢壁镶嵌水晶灯,坐具都是手感温润的紫檀木打造,三四个锦缎面子的大引枕散放在其间,一旁的三层抽屉小立柜上,还摆着一只小小的银质熏香炉,内中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可以说,穷措大哪怕是寒窗苦读一辈子,也不可能企及这样的富贵生活。

  而下一刻,张寿的话,却又把他从遐思中拉了回来:“这就是皇上体恤老师长途奔波,所以借出来的座车?我们这算不算是沾老师您的光,坐了一回天子之车?”

  “当然不算。真要是坐天子之车,那是僭越,别说你们,我的脑袋也得跟着掉了!”

  葛雍没好气地啧了一声,这才轻描淡写地说:“皇上素来最喜欢微服往外头跑,太后拦既然拦不住,总得给他弄一辆看似不起眼的车备用。这厢壁中间夹了一层薄钢板,可以挡一挡普通的火枪和暗箭。只不过,皇上就没坐过两次,也就便宜我和你们了。”

  “皇上说过好几次要把车赐给我,我直接说不要。我一个糟老头子,要这样的车干嘛?反正我就是京城本地人,不是像这次出公差,哪会一大把年纪还跑远路?”

  知道葛雍身份非凡,所以老咸鱼听到这竟然是天子微服之车,也只是少许惊讶。但听到葛雍力辞天子赐车,他不由得就肃然起敬。

  “葛太师真是虚怀若谷……”

  “虚怀若谷个屁?我又不是圣人,当然有私心。但我就那点俸禄和家底,没钱,养不起这车马。看到拉车的那匹个头高挑的骏马了吗?这车太重,得随时预备至少两匹这样的高头大马轮换,走长途路,那就得四匹马轮换,也就是张寿未来岳父那样的有钱人才养得起!”

  一语道破玄虚,葛雍也不怕人笑自己市侩,却又看着张寿说:“张寿,你刚刚在朱大郎和朱二郎面前没来得及说的那些,眼下都细细说来吧。外头是阿六驾车,跟车的又是你自己点的朱宏和朱宜,其余人都吊在后头,应该没什么人能偷听。”

  虽说葛雍不爱招摇,但此来沧州,他随行的亲兵就有百人,因此哪怕没有鸣锣开道,可那太师旗号高挂在前,街道上的行人却也自然而然为之让路。

  张寿听到外间道旁喧哗阵阵,知道在这种环境下偷听,千里耳都难,就轻声把老咸鱼去过有大明船只遇险沉没的某块大陆,还带回来一批夷人的事说了。

  当然,他全都是顺着老咸鱼当初那故事脉络说的,也就是提了提老咸鱼送给了自己一些疑似太祖手稿类似文字的石碑碎片,至于自己的猜测如何,他却是只字不提。

  葛雍听到最后,这才若有所思地看着老咸鱼问道:“你在那边待了多久?”

  “小人……”老咸鱼见葛雍厉眼瞪过来,慌忙改口道,“我大概呆了两个月。”

  “两个月吗?”葛雍细细想了一想,这才沉声说道,“你知情不报,还把海外夷人隐匿了起来,这事情真要追究,够你掉脑袋了。你好好想一想,你的船用了多久时间到了那里,航向如何,当初那个将死的老海客又对你说了些什么,那边风土地理人情又如何。”

  没等老咸鱼想好,他就伸手阻止道:“你先不用急着告诉我,回头都要仔细写成奏本……你不会写就让张寿代劳。总之,这件事是一定要上奏皇上的,但是否要让朝中其他人知道,我会再做判断。在此之前,你还有张寿以及其他的知情人,全都先三缄其口。”

  “老师放心,莹莹早就吩咐过朱宏和朱宜,我也自然会先保密。”张寿说着就笑道,“毕竟,太祖梦天帝的故事深入人心,保不准球仪的存在也被泄漏了出去,有人因而扬帆出海,最终找到了海东面的那块大陆,最后却因为船沉了没法回来,这也是没准的事。”

  “如果仅仅是那样,就好了。”葛雍叹了一口气,却是不说话了。

  老咸鱼哪里会嫌弃葛雍态度审慎,他甚至巴不得这位更谨慎小心一些,当下连连点头。

  然而,等发现葛雍似乎很疲惫似的,他有意岔开这个自己故意半遮半掩开启的话题,就低声问道:“葛太师,不知我那外甥云河,朝廷打算如何处置?”

  这一次,葛雍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知道朱廷芳送了那么多硝制的脑袋回京,而后同时回京的大皇子遭受了何等处分?”

  我哪知道……我巴不得那个败坏了祖宗名声的狗屁皇子直接死了倒好!

  老咸鱼心里这么想,口中却当然不敢这么说,连忙赔笑道:“我当然不知道,想来皇上总会秉公处断。”

  “呵呵,恐怕你心里在嘀咕,皇上肯定会偏袒自己的儿子,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吧?我告诉你,大皇子贪利害民,激起民变,事后又不知补救,一味委过于长芦县令许澄还有那几家大户,皇上怒其贪得无厌,没有担当,把他扔进宗正寺了。”

  说到这里,见老咸鱼赫然满脸惋惜,而张寿则是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个弧度,葛雍就知道,前者到底不了解皇族那些弯弯绕绕,想来也不是惋惜大皇子竟然遭受了这样严厉的处置,估计是觉得处罚太轻,后者却是根据皇帝的脾气,大略猜到了这样的结果绝非那么简单。

  他也懒得替丢脸的大皇子藏着掖着,直截了当地说:“按照皇上的意思,直接就革除了大皇子的宗籍,滚一边去。可首辅江阁老坚持说皇族颜面不可丢,次辅孔大学士却说太宗朝有过先例,两人吵了个天翻地覆,差点没打起来,皇上一气之下就把大皇子丢进了宗正寺。”

  虽说自己身为太师,就算直呼内阁众人姓名也无妨,但葛雍却没有倚老卖老,仍是不称其名。但对于两位阁老差点打起来,他也没有在老咸鱼这样的外人面前避讳,反而在对方低头掩藏面上表情的时候,又淡淡地加了几句。

  “之前嗣和王之子郑怀恩犯法,去的是顺天府,虽说挨了杖责,也革除了宗籍,但却比进宗正寺要轻省得多。进了宗正寺的犯罪宗室,就没一个人出来过,有宗籍等同于没有宗籍,更何况,宗正寺是关押犯罪宗室的地方,任凭是谁,一进去便是一百杀威棒。”

  杀威棒这种提法,民间比官场中人印象更深,因此老咸鱼不由得呆了一呆,随即忍不住抬头说道:“此次朱将军令差役不得把人打死打残,如蒋老爷等人方才还捡回一条命,像大皇子这样养尊处优的金枝玉叶,经得起一百杖?总会手下留情才是。”

  “那是你不知道我朝制度,没有确凿的罪证,犯罪宗室不会下宗正寺,而一旦下了宗正寺,那么就意味永无出头之日,这时候谁还会手下留情?不会打死打残是肯定的,但这一百杖……我听说,大皇子在挨打的时候昏死过去好几回,每次都是被泼醒了继续打。”

  说到这里,葛雍见老咸鱼终于一张脸渐渐苍白,张寿亦是面色凝重,他就淡淡地说道:“你们想来也明白了,重处了大皇子,之前攻占行宫,挟持大皇子的乱民,皇上自然也就不会宽纵了。就算大皇子一度在人前矢口否认他被挟持这回事,但朝臣不都是眼瞎心瞎。”

  张寿完全能理解皇帝的心意。就和张琛冒充二皇子心腹,结果他不得不火烧火燎直接去皇帝面前代为请罪,挨了一顿教训一样,皇帝哪怕承认自家儿子是不成器的混蛋,把人拖回去狠狠教训一顿,甚至日后直接关小黑屋,剥夺继承权,但绝不意味着就真会对挟持自己儿子,还把人打成猪头的家伙从轻发落。

  果然,葛雍微微眯了眯眼睛,沉声说道:“朝中初议的结果是,为首八人处斩,余者数百人,全部流放辽东充军。”
●章节错误提交●
【秀小说网&WWW.XIUXS.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沈浪和苏若雪最新章节沈浪和苏若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诡秘之主最强医圣林奇全球高武剑来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神机械师修真聊天群